书摘-何为良好生活



《何为良好生活》

作者:陈嘉映


🎯 共 9 条书摘

第 1 条:

        我们通常不会凭空去考虑人该怎样生活我们通常考虑的,是在一件一件具体的事情上该怎样做,例如考虑我是该考研究生呢还是该作为志愿者到甘肃农村去教书。但这种具体的考虑有时不仅是在决策论意义上做一个决定不仅是在特定条件下盘算、权衡,而是要连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即我的整体生活旨趣一起来考虑。这时候,考虑的内容就不再只是在件具体的事情上我该怎样做,而是连到了我该怎样生活这个更一般的问题上。

2021-04-07 23:53:51

第 2 条:

为了不把 utilitarianism这个词错当成自私自利主义,我像另一些论者一样,不把它译成“功利主义”而采用“功效主义”这个译名。

2021-04-08 18:56:50

第 3 条:

如果能用一个特点来概括功效主义者,那就是“对社会公正的深切关怀”。

2021-04-08 18:59:54

第 4 条:

        对功效主义的一项常见的批评,是它过分偏重于总体,忽视了个人权利。按照最大幸福原则,似乎谁获得幸福并不重要,但凡人类的总体幸福有所增加,不妨牺牲少数人的幸福,只要减少之量低于增加之量就行。边沁的确有过这样的表述。这可是个很危险的方向。

2021-04-09 00:08:14

第 5 条:

明面上,我们只关心自己能拿到多少,然而,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益处却在深处赋予劳作以意义。恐怕需要某种异常的禀赋,才能做到只管自己拿到什么,完全不在乎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没有益处;只不过,我们平时不必多关心那个……

2021-04-11 19:35:15

第 6 条:

今天的主流观念是反权威的,推崇个性、质疑、独立判断。近年来,更有不少论者把权威和权力完全等同起来。我使用“权威”这个词,取的是词典里的第一解:令人信从的力量和威望。但“权威”由“权”字打头,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业行中有力量和威望的人物往往也手握权力,所以我袭用权威这个词时难免心存犹豫。更有甚者,由于实践传统在当今逐渐式微,各行各业的“大诸们”越来越失去其威望,其“权威”越来越依赖于赤裸裸的权力。我们现在广泛诟病学术领域中的行政化,这种情势造成的种种弊端之中,最严重的一种就在于它用权力取代了权威

2021-04-13 18:48:24

第 7 条:

       在我们这个消费时代,人最大的需要变成是去消费,好像是在报复没人需要自己的那份失落。
       其实,你总是被需要的。孩子需要你,只要你肯带他上公园,老人需要你,只要你肯听他唠叨唠叨。怕只怕你自己的需要太多,要钱,要享乐,要脸面,要人尊重你,不再有时间有心境让人需要你。

2021-04-14 18:45:14

第 8 条:

要自我实现,得有个自我,如果我年复一年奋斗,最后把自我丢失了,那不算自我实现。但反过来,成天自我自我,把个自我想象成一只肥皂泡,五彩斑斓,圆润完整,也不是自我实现。一个人所做的事情使他充盈,支持他站立,面包师傅把面包烤得香喷喷的,医生把病人治好,自我由之实现。从前,只有俊杰之士才谈得上自我实现,如今,我们人人都要自我实现。的确,在有些国度,人们似乎不像我们天朝人,但凡有一线机会就把欲穿的望眼投向挣大钱当大官,他当个小学老师或社区医生,也过得蛮充实蛮高兴。

2021-04-14 23:36:24

第 9 条:

性善论需要解释恶的起源,性恶论则需要解释善的起源。那么,何不一上来就承认人性中既有善或善端,也有恶或恶端?的确,很多论者持性有善有恶论。扬雄说:“人之性也,善恶混。修其善则为善人,修其恶则为恶人。”(《法言 · 修身》)

想法:

从最近看的《变态心理学》来看,连续谱是个比较好的概念认识。异常与正常是连续谱。
站在生物学立场,我信性善论。《当良知沉睡》中那种恶是少数,是基因与表观的影响。可以通过普世的智来减少。

2021-04-15 00:13:06

最后修改于:2021年08月19日 13:28

添加新评论